【壹揪看→影評】何瑞珠《成為這樣的我:蜜雪兒歐巴馬》82分│值回票價!看蜜雪兒成女權先鋒 被白宮耽誤的人生教練


文|何瑞珠(紐約大學電影理論研究所碩士、資深影評人)

 

圖片:Netflix/提供、取材自網路

歐巴馬製作公司去年推出第一部電影《美國工廠》,雖然我個人覺得有點太過簡化地二分法,也不夠深入。

但取材切合時事,探討中資赴美,和美國在貧窮線下掙扎的工人,再加上片尾的自動化未來,感覺再多外資,也難保未來這些低技術職工能有工作。

總之,題材切入點天時地利,再加上歐巴馬夫妻高人氣的推波助瀾,《美國工廠》最後拿下奧斯卡最佳紀錄片,奪下年度桂冠。



得獎公平與否可待歷史公評,但這部片的成功證明了,歐巴馬夫妻離開白宮後,進入演藝圈毫不違和,兩人原來是被白宮耽誤的製片高手,既然一出手就能拿回金像獎。

兩人的製片公司又打鐵趁熱推出《成為這樣的我》,這是蜜雪兒卸任後的「打書之旅」,宣傳推銷她的自傳書。

歐巴馬的製片公司再次以簡單二分且不夠深入的拍攝手法,追蹤了蜜雪兒走遍全美的過程;雖然完全沒有拍到什麼秘辛,但看蜜雪兒逐步變成女權先鋒也夠值回票價了。


她要得不多,甚至還規定自己必要時得閉嘴,要謹言慎行,隨時溫良恭儉讓,不要挑戰白人,即使小心翼翼至此,蜜雪兒依舊被共和黨人稱為「憤怒的黑女人」。


即使費盡心力寫了演講稿,媒體依舊只關心她究竟穿哪個牌子的高級訂製服?戴什麼耳環?腰帶?鞋子?外套?和歐巴馬一樣有哈佛法學博士學位,顯然蜜雪兒遇到的問題和歐巴馬差很大。

當蜜雪兒想傳達自己的政治理念時,大家視而不見,聽而不聞,她只好投觀眾所好的說:「服裝也能有政治意識。」


她被迫用服裝表態,包括選少數族裔,譬如吳季剛的設計,或其他美國本土設計師的作品等;第一夫人就算只是穿衣,也能穿出自己的政治吶喊。

走出白宮後,蜜雪兒終於可以做自己,真正的蜜雪兒,對美國越來越僵化的階級世襲制憤恨不平,美國的大學有少數族裔保護制,但更多時候竟是世襲制。

比方說,爸媽進過哪個大學,兒女也比較容易進去,當少數族群保護制被批是開後門時,蜜雪兒質疑,那怎麼不說世襲制是開後門?


美國夢向來給人「只要肯努力,就會出頭天」的幻想,現在的美國卻離美國夢越來越遠,反而離封建時代的世襲制更近了。

蜜雪兒歐巴馬《成為這樣的我》沒有任何爆料,純粹就只是呈現了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的美國,就足以讓人心驚。

片中呈現的蜜雪兒書迷大都是婦女,尤其以年輕女性居多,許多貧窮的少數族裔婦女,缺乏的並非能力,而是自信。


當一個西語裔少女說,自己要打三份工資助家人,她不知自己為何還能被選上來參加營隊時,蜜雪兒說,光只聽到她打工照顧家人時,這就已經很偉大了。

蜜雪兒對她說:「妳怎麼還會懷疑自己呢?」光是蜜雪兒的存在,就已經鼓舞了廣大的貧窮階級少數族裔婦女。


《成為這樣的我:蜜雪兒歐巴馬》就紀錄片的質量來說相當的平凡普通,但蜜雪兒像個社會良心,她關注貧富差距,她憂心黑人不出來投票,不關心社會,踏出白宮後的蜜雪兒,反而能更大聲地說出自己先天下之憂的種種焦慮。


▲美國資深媒體人歐普拉錄製影像畫面推薦蜜雪兒新作。

這部片最可惜的地方是,並未深入去質疑,為何歐巴馬主政八年,美國的貧富差距並未獲得改善,蜜雪兒自稱做了很多,但顯然結構性的貧富距離無法撼動,假如蜜雪兒除了自我沈溺外,還能自我檢討,那我相信這部片會更好。

但弔詭的是,對於因為出身而處於社會底層的民眾,這一群人可能更需要蜜雪兒的自信和鼓舞,而非自我檢討。(責編:蔡昀融、黃識軒)


▲點擊圖片即可至Netflix線上觀看《成為這樣的我:蜜雪兒歐巴馬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