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|王志成(紐約大學電影製作研究所碩士。曾任《首映》(Premiere)雜誌台灣版總編輯,現為自由編導、影評人。)


在看蔡英文就職演說前,我要先說明,過去十幾年來對她觀察的2個特質。

第一作為女性,在父權統治的台灣,單身匹馬進入派系林立的民進黨,既有台獨大老辜寬敏的歧視性名言:穿裙子的不適合當統帥,也有蘇貞昌不甩這個女黨魁,自行宣布參選台北市長、或者大老呼籲她「當一任就好」,讓賴清德出來角逐總統候選人。

為了團結民進黨,無視父權一再的羞辱,她把女性的韌性耐性發揮到極致,結果前者現在是她的行政院長,後者現在是她的副總統,民進黨在她的領導下連任執政。



第二是法學基礎的談判專家,港澳條例、WTO、陸委會對中談判都有她的身影,談判底線清楚、有折衝彈性,卻絕對不會放棄原則

深綠支持者原本對「中華民國、國歌、國旗」都深惡痛絕,但是她能在不承認九二共識、拒絕一國兩制的前提下,以「中華民國台灣」取得島內最大共識,拓寬綠營的支持版圖。

所以看蔡英文第二任就職演說,溫和穩健是最基本的調性,稱「疫情」而不稱「武漢肺炎」或「中共肺炎」,說明她無意挑釁。



從開場到結束,她最亟於達成的目標是團結台灣島內所有人,而當前最大的共識,就是防疫成功所帶來的命運共同體和榮譽感,她也就在這一點上最大化所有人的參與感:「感謝人民合作、感謝防疫團隊、感謝防疫國家隊。」

大家最關心的兩岸關係,她以「和平穩定」、拒絕一國兩制帶過,關鍵字是「兩岸關係正處於歷史的轉折點」,為什麼此時是轉折點?要轉向何方?

具體內容是台灣內部的產業發展,不管是資訊、生醫、5G、再生能源、甚至醫療戰略物資,每一項都會跟國際接軌



而延續她前一任四年的戰略經濟目標:擺脫對中國的單一經濟倚賴,從而甩脫中國以商脅政,讓台灣順著疫情後即將重組的國際產業鏈,成為世界的台灣。

只要台灣從製造業到觀光產業,把眼光看向世界市場,MIT品質保證的招牌,將是疫情過後,西方與中國經濟脫鉤後的首選。

其實台灣享譽全球的晶圓代工,就是台灣第一次組國家隊,上個世紀七零年代,台灣理工菁英去美國RCA取經,學習晶圓晶片製造技術的事蹟,應該在中小學課本裡講述,整個台積電、聯電、世界先進等,都是國家隊的先鋒。



團結力量大的薪火,在這次防疫國家隊被重燃。

我一直覺得台灣是好學生,老師教的,靠硬背書也會學到青出於藍,但是守成有餘、而開創性不足,擋非洲豬瘟、肺炎都防守成功,發一個急難紓困金,卻可以搞到民怨四起

合成別人已經研發出來的藥物很快,但是開發疫苗就不像逆向工程般容易,所以在談論內政持續改革跟強化時,傳統行政官僚還需要再整隊,因為大部分公務員的人文素養比不上陳時中,國際觀跟腦袋又沒有唐鳳轉得快。



從勞工例休到紓困金的爭議,很清楚看到行政官僚繞口令、腦袋轉不過來的拖累,從爭議和反彈最劇的年改、同婚、不當黨產處理,卻反映出蔡英文的決心和毅力。

這是一篇簡短,卻柔中帶剛,眼光遠大而方向清楚的就職演說。

作為女性,她對弱勢更有同理心,作為國際談判專家,她不逞口舌之快,要的是務實可達成的目標,在她任內,台灣人普遍接受自己作為移民國家的事實,移民有先後,團結力量大,台灣只要把眼睛看向世界,台灣將成為世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而世界,遠大於中國。(責編:黃識軒)